xontinue2

不知道该怎么表扬 只能再看一遍以示敬意

[forth&beam]#非常规爱情 第十二章

#非常规爱情




/第十二章



/AU OOC预警




——————————————————



“beam,beam!”

kit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对自己的声音毫无反应的人,摇了摇脑袋突然转身对着教室门外凭空热情的喊了一声。
“forth叔叔你怎么来了啊!”
“fo....爸爸!”
刚才还捧着脸一副少年怀春样子的男孩一下子从座位上蹦起来。
“诶,爸爸在这儿呢。”
转头没看到男人熟悉的身影,倒是另外一个人欠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意识到自己被骗的人转身伸手揽过好友的脖子,把对方脑袋卡到自己腋下,捶他脑袋泄愤。
“死kit,干嘛骗我!”beam忿忿不平的开口。

“谁让你跟聋了一样,跟你说正事又不听,整个一发春公猫的样。”
好不容易从beam手下挣脱开来,kit扯扯衣服说到。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是是是,我知道你终于跟你爹破冰谈恋爱了,forth将来遗产都是你了的,恭喜你哦朋友。”kit皮笑肉不笑的送上祝福。
“我呸!不想跟你说。”beam坐下来打算塞上耳机不再搭理这个人,被kit拦住。
“好啦,不开玩笑了,你爸真来了,刚才pha被may老师叫去办公室,好像是说歌手大赛的事。”
“我去看看。”beam说着就站起来,被kit一把又给拉回来坐下。
“你等等,说正事呢,这届歌手大赛你参不参加啊?”
“我?我干嘛要参加。”
“嗷,死kit干嘛打我!”beam平白脑袋被敲了一下,语气无辜又气愤。
“打醒你个笨蛋啊!”kit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你说,你是不是从小学钢琴,初中你爸手把手教了你吉他,完了他还给你请了声乐老师?”
“对啊。”
“那你作为这次歌手比赛主办部门的学生干部,应该也知道第一名赢了是谁来颁奖吧。”
“是....是forth!”beam突然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唉,我真是....”kit觉得脑子都疼了,恋爱中的人都是智障白痴,他总算见识到了。

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在自己好友心里已经变成智障代言人的beam不顾kit的反对揉揉对方的脸,就蹦蹦跳跳的去老师办公室了。




秘书将老师的电话转接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forth正在签文件的手顿了一下,心想别不是beam又有什么事,转念一下这小孩儿这两天心情都好上了天。
他笑着摇了摇头,暗觉是自己想太多。
赶到学校的时候正巧遇上beam上课,从教室外望了一眼,还是调转脚步往办公室走了。

迎接自己的是个年轻的女老师,是专门负责这一块儿的,大概是还年轻没太多阅历,见了他不自觉有些紧张。
“您要喝水吗?”女老师客气的问到。
“不用了。”forth敛起自己在生意场上的迫人气势,礼貌的笑了笑。
“啊啊,好,其实就是说一下您赞助的事,校方也知道您以往几届都赞助了,所以就是循例通知您一声,所有的支出和分配我们目前做了个初步的策划书。”
女老师说着想拿策划书给forth看,办公桌旁边就放着个立式书架,策划书恐怕原本是放在中层的,forth坐在那儿,看那女老师没在中层找到策划书,难掩慌张的冲自己笑笑,又垫着脚想试着去高层够,无奈身高不够,穿着高跟鞋也显得吃力。

forth自认算不上是什么谦谦君子,可基本的绅士风度还是有,看女老师慌张又吃力的模样,forth站起身,伸手帮她将策划书拿下来。
男人一下子凑近,说不紧张是假的,女老师慌乱中急忙往后退了两步,直直的撞进forth怀里。
forth还算冷静,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住对方,避免她崴到脚。

结果蹦蹦跳跳来找forth的人,一进门就看到早上出门前还跟自己亲亲抱抱的男人转眼就把他们学校最漂亮的女老师搂怀里了。
beam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无奈这是在学校又不好发作,只得冲上前去喊了声,“may老师好,爸爸好!”
这次是长大一些了,没当场发作。forth见他走过来在自己旁边站着,俨然是宣示主权的小豹子样。
冲人家老师笑得倒是客客气气,可是那眼底明里暗里给对方甩了多少刀子,也就只有他们俩看得见了。
beam憋着股气这模样,看进forth眼里竟也凭空添了几分可爱似的。
忍着笑意跟女老师又说了几句,就带着beam出了门。



才刚出了门,beam就松了手转过身来跟男人面对面站着。
“还大白天呢,公然跟女老师搂搂抱抱的,一点都不注意影响,你老男人还有我这么大个拖油瓶就算了,人家may老师还是单身呢。”
beam一副教育者的语气,字里行间俨然公道地事事为人家单身女老师考虑,浑身上下都写着。
“你看,我没生气,我就实话实说来着。”

forth觉得有趣,玩心上来就想逗逗他,他退后两步在走廊的栏杆上稍稍靠着,最近天气转暖,男人换下稍显厚重的大衣,穿了件风衣在身,一双长腿尽显,随意的站着少了刚才在办公室的成熟稳重,倒是显得更加潇洒英俊一些。

“真他妈帅了,老男人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帅的。”
beam轻易地就被迷的五迷六道的,一边在心里感叹一边又忍不住想。
就是这样,他早就知道forth魅力多大,从小到大,想给他当后妈的人排个队都能从forth公司排到他们家门口去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乳臭未干的小毛头,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真是一点竞争力都没有。

beam正担心着呢,偏偏forth还要逗他。

“对啊,你说我也是单身父亲呢,你们老师也单身,那就没什么问题吧?”
“呸呸呸!怎么没问题,你才亲了...我. ..”beam吼了一半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结果闹了个大红脸。
forth知道再逗下去就真得生气了,于是见好就收,轻咳一声说。
“你们老师帮你们拿策划书,够不到差点摔倒,我扶她的时候你正好就进来了。”
forth见他没反应,低头凑近他问了一句。
“不相信?”
beam往后缩了缩脖子,怂了。
“没说不信...”

“去吃饭吗?下课了吧。”forth理了理衣服站起身子问他。
“去!”beam一下子又开心了。

forth抬脚走了,beam也跟上去。forth没回头,就感觉到男孩拽着自己衣角。
他笑了笑没说话。
他想起beam小时候,黏自己黏得紧,那会儿自己工作忙,每天都起个大早去工作不说,beam还永远比自己醒的更早。
一醒了见自己要走就哭个不停,保姆在一边又哄又劝的没用,自己抱起来哄一会儿倒是不哭了,鼻头红红,眼眶也红溜溜的,乖乖趴在自己肩头一抽一抽的打嗝。
等自己一放手就又开始闹,那时候小孩儿也是伸着自己藕节似的白嫩小手,拽着他裤腿死活不放。
一边拽还一边哭,最后闹得forth头疼又心疼,只能专门买了个儿童座椅,周六要上班就把beam也一起带到公司去。
秘书之类的女员工看这么个嫩白的小孩儿觉得好玩,一会儿找借口敲门进来,倒不是找他有公事,都是来给beam送吃的。

转眼过了这么些年,beam性子倒是没怎么变过。

软糯到像块拉丝的小年糕,你在他手心挠挠痒,他就黏糊糊的缠绵到你身上来。





小啵是全世界最可爱的男孩子了叭
是让我幸福感最高的爱豆了
二零一啵年也依旧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小啵( 'ㅅ' /♡

Alpha信息素顶穿屏幕🙏🏻

[forth&beam]#非常规爱情 第十章



#非常规爱情




/第十章



/AU OOC预警




——————————————————




beam的眼泪怎么都停不下来。

他心慌又失措,他想要生气的,可是又不敢,他怕forth不再有好脾气能包容他的胡闹和妒忌。
forth脖子上的印记醒目的提醒着他,男人根本就不需要他,从哪方面来说都不需要。
于是所有的委屈、怒气,及无从开口的喜欢和快将他逼疯的占有欲都只能化作眼泪。

下唇都快被beam自己给咬破了。

埋首在自己胸膛的男孩无声无息的,眼泪却流的汹涌。
要是知道这孩子会是这样的反应,forth万万也不会选择带那个男孩去酒店了。

forth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可是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索性就选择了沉默。
他空出一只手轻拍着男孩儿的后背,动作缓慢又温柔,像小时候哄他睡觉那样,宽厚的手掌不带丝毫欲念的摩挲着beam的背部。
纵使beam早就不是以前还能让自己抱在肩膀上哄着睡觉的小孩儿,可是在forth看来,如今趴在自己肩头的beam跟当年那个拽着破旧玩偶的小娃娃也相差无几。

beam兴许是哭得累了,forth感觉到他在自己的安抚下无意识的凑近他肩窝,用脑袋蹭了蹭就不再有动静。

forth又等了一会儿,手下的动作没停,等怀里男孩儿的呼吸声逐渐趋于平缓,forth才弯下身子,将一只手置于beam膝后,微微用力就将beam打横抱起放回床上去。

beam躺在那儿的时候还皱着眉头,眼眶儿那一圈通红,都哭肿了,看上去委屈又可怜。
forth看着看着就叹了口气,转身出了房间。

“接盆凉水过来吧,再拿条毛巾。”forth跟门外的管家说到。
“我这就去准备。”管家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管家动作还算迅速,没多久就回了二楼,把毛巾搭在盆沿上,管家看了眼哭得眼圈泛红的beam,还是没忍住的开口。
“先生,就算您想改变目前的状况,今天的做法似乎也有些操之过急了,beam还只是个孩子。”
管家将目光放在forth的脖子上说到。

“....我知道,去给我找片创可贴过来吧。”forth摸了摸自己脖子上那块印记,沉声开口。


待管家离开后,forth在床边坐下,forth拿过一旁的毛巾浸了凉水再拧干一些,将毛巾叠好放到beam眼睛上敷着。
他今晚哭成这样,不敷一敷,明天眼睛都得肿成核桃了。
把一切都做完,forth才得空仔细看一看beam。

男孩儿躺在那里,浸润在月光之下,粉蓝的格子睡衣还是自己出差买给他的礼物。
beam什么都不需要做,只单单出现在他视野里,就让他的心软了一大片。他跟beam的关系太复杂,亲情揉杂着爱情,forth说不明白这感觉,才迟迟不敢迈出下一步。
所以他眼见beam义无反顾地向他走来,也只能一步步的后退避开。

forth眼神温柔又倦怠的看了beam许久,最终还是没忍住的起身想再抱抱他。
下巴触碰到男孩儿圆润的肩头的时候,forth感觉到对方的身子抖了抖,他起身将敷在beam眼睛上的毛巾拿下来,只看到beam眼神湿润的看着他仿佛下一秒又会哭出来。

forth心里咯噔一下。

他脖子上的印记早就被创可贴覆盖遮掉。可是beam看着他的目光却依旧使他升腾起巨大的负罪感。
“睡吧,已经很晚了。”对于今晚的一切都不做解释,forth只说了这一句就想要离开。
他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细微的力气拽住,动作不大却透出股固执的意味。

forth扭头去看,beam鼻头红红的,冲他张开双手,语气委屈。

“别走,forth。”

他看到forth停在那里没有反应,拼命克制住自己想哭的冲动,委屈又不甘心的强逼自己换了称呼,他小声的开口恳求。

“抱抱我吧,爸爸,求你了....”


forth站在那里看着他,窗外的月光倾斜下来在beam身上柔了一层朦胧又漂亮的光晕。

beam真的害怕了,他没有任何与forth抗衡的资本,所以他逼自己示弱投降。
在两个人不对等的关系之中,他根本一早都是输家。


forth目光沉沉的看着向自己张开怀抱的男孩儿,他想他大概做错了,他用尽了一切心力和爱来养大的男孩儿最终却变得敏感又乖戾。

乖巧可爱和敏感挣扎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他早就该想到的,根本就没人能代替beam。
他们互相对对方怀揣着最见不得人的欲念和情欲,也因为亲情,forth才对beam有着强大的保护欲,以及beam对自己的依恋感。


forth伸手将男孩儿揽进自己怀里,beam顺从的趴在他肩头,侧过头将嘴唇靠近创可贴的位置,像是标记主权似的亲了亲。
他怕forth感觉到亲吻的动作,所以动作轻不可闻。
forth捏了捏他后颈,像是如释重负一般,终于开了口。

“我爱你。”他说。

男人的声音从上方传进自己耳朵,声带发声也带着胸腔也引起共鸣,beam缩在他怀里感受着这震动,他有些怔愣地眨眨眼,委屈的心情铺天盖地的涌进心海,他张了张嘴,却出不了声音,抓紧了forth后背的衣料,beam拼了命也只能勉强的用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像只小兽一样呜咽地开口。

“我喜欢你啊,我爱你啊,forth。”




不务正业系列
以及我疯狂安利这个现场